孙宏斌:摔跤后快速爬起来_房产频道_红网
2013-11-28 00:12:36 来源:

  本报记者 刘娟

  孙宏斌对于地产界最大的贡献就在于他能够在摔了一跤之后,能够快速爬起来,而且又再次跻身房地产行业的前十。在速度和稳健、负债率和现金流中,孙宏斌作出的艰难的平衡术,是值得很多企业学习的典范。

  今年超500亿已毫无悬念

  顺驰时代时,就有媒体圈人士戏谑,顺驰就是“孙氏”的谐音,这可看出孙宏斌处女座的自恋性格,并以“一个孤独的处女座男人”的形象来描绘他。其实不然,孙宏斌的生日实际上靠近狮子座,因此除了拥有处女座自恋、偏执等特性外,还拥有狮子座一样的领导欲和霸气。卖掉顺驰后的某日,孙宏斌提议去唱歌,同去的有当时公司的高管荆宏和一个合作伙伴。荆宏说,那天孙宏斌喝多了,唱了两首歌,开始时唱的是《一无所有》,临走的时候又唱了一遍。

  从1994年创办到2006年底卖出,孙宏斌的顺驰只维持了12年。所幸,孙宏斌并非“一无所有”,在交出顺驰的管理权后,他专心于其2003年成立的融创中国的经营中。在融创上市之前的三年,他失踪般的沉寂,但很快又“卷土重来”,成为地产圈最有新闻的话题男。从联想到顺驰、再到融创,跟随孙宏斌打天下的人都说,他性格几乎没变过。他是个“善让三军用命”的领导者,富于激情,看问题稳准狠。最被外人津津乐道的,是与绿城老大宋卫平的牵手。合作之前,孙、宋两人素未谋面,孙宏斌不拖泥带水的风格决定了结果。融创高层说,在和绿城的商谈中,次次都是孙宏斌飞到杭州见宋卫平,“就像一个小伙在追求一个姑娘”。

  不夸张地说,融创和绿城的姻缘,让两家企业都有脱胎换骨之感。融创就屡屡交出让外界折服的业绩:公司2009年销售额60亿元、2010年83亿元、2011年192亿元,2012年356亿元,节节拔高,今年超过500亿元也已毫无悬念。

  “我骨子里厌恶风险”

  但横空杀入国内主流房企江湖的融创,收获了前所未有的质疑:从超过90%的负债率,再到鲸吞京沪津三地“地王”、“高负债”与“激进”等标签也捆绑融创频繁曝光在镁光灯下和报端,很多时候也不为别的,它的老板是孙宏斌,他曾经“死过一次”。

  其实,在融创很多动作上,都清晰可见顺驰的影子,这不奇怪。十年前和孙宏斌在一张桌上吃饭的高管们—如今还是那一桌,只增加了一个杭州公司总经理。但“顺驰”这个伤疤,孙宏斌至今仍然不能轻易触碰。如果遇到记者提问融创现在的大手笔拿地很激进,是不是像以前的顺驰,他会瞪起眼睛涨红了脸跟你急。

  “挺有意思的,‘激进’这个词永远摘不掉了。”孙宏斌每次都提高音调来辩解,有时语速太快甚至会结巴起来,“我一直没有认为顺驰是失败的,那时顺驰跑得比较快,然后摔了一跤,之后我们知道了为什么摔跤,吸取教训,爬起来又跑了。现在融创已经跑了八百里远,结果大家还纠结于顺驰摔跤的原因。”

  孙宏斌的说话方式,从不矫饰,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他说,江湖上都说我“激进”,但我真的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我骨子里是一个偏理性的人,厌恶风险,自己开车很慢,不允许司机开快车,过马路一定等人行道绿灯。朋友说,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不怕死”的态度在继续。11月1日,融创15.2亿元夺天津南开区手表厂地块,刷新天津单价地王纪录,这是8月至今,融创拿下的第4个地王,截至目前,融创中国已经在土地市场上投入近300亿元,是去年拿地总额的两倍有余。孙宏斌对自己一直坚持的聚焦高端精品和聚焦京津沪渝的战略颇为得意,他说,“人生就是选择。选择,要坚决;舍弃,更要坚决。唯如此,才可能做成点事。”

  如果说资金是当年顺驰的紧箍咒,那么孙宏斌在经营融创时,的确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解咒。在速度和稳健、负债率和现金流中,孙宏斌一直做着艰难的平衡。

  “有多少钱,我就拿多少地。”孙宏斌在多个场合这么说。孙对财务纪律的重视程度确实超过以往。去年年底,融创账上有130亿元,现在账上也一直有100亿元。他对拿地的原则是,项目必须有30%以上的毛利才做。而融创这两年保持近乎100%的增速,孙宏斌也开始担心买不到地。

  在孙宏斌的逻辑里,融创中国目前面临最大的风险是“拿地”,而非政策的不确定,“后面拿地太难了,资金不是问题,但以合适的价格拿到合适的地比较难。”

  吴晓波在《大败局2》中曾评价孙宏斌说,这位在而立之年就经历了奇特厄运的企业家,只是被击倒,并没有出局,他也许还拥有一个更让人惊奇的明天。

  “更让人惊奇的明天”其实已经到来。2013年已经走向年尾,而融创今年销售额已稳超500亿元,按照惯例,可进入全国前十。

责编:方珣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