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科技馆新馆满负荷仍供不应求 每日涌入1.4万人
2016-02-29 09:51:31 来源:

武汉科技馆新馆满负荷仍供不应求

设计每日承载9000人 实际最高涌入1.4万

昨日适逢周末,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前来参观武汉科技馆新馆。在生命展厅,小朋友可在游戏中学习生命知识

昨日是武汉科技馆新馆开放的第43天,当天有11525名观众免费入馆参观,再次超过9000人的单日观众理论承载量。“真没想到开馆都快2个月,游客还是这多还要排队……”昨晨9时许,28岁的文女士带着3岁女儿、父母一行4人,排队等候了50余分钟得以进馆。

历时5年建设、总投资5亿余元、建筑总面积3.06万平方米,由原武汉客运港改建而成的武汉科技馆新馆,在去年12月28日正式开馆后,超乎寻常地受到观众热捧。面对观众的热情,这艘“科普之舟”时常超负荷运行,却仍满足不了需求。

大清早等2小时,

已闭馆仍是络绎不绝

根据国家旅游局《景区最大承载量核定导则》测算,武汉科技馆新馆的单日观众承载量应在9000人以内,瞬时观众应在3000人以内。今年“元旦”三天小长假和春节四天开馆期间,新馆日均过万人,最高达到1.4万人。

昨日闭馆后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开馆以来共计43天的开馆日里,新馆入馆参观人数突破37万人次,平均每天观众8600余人次。“即使是1月下大雪的那几天,每天的观众量都有五六千人次。”工作人员吴建国介绍,当时观众们虽都打伞在雪中排队,“看到那一幕,真的很有些感动”。

新馆开馆期间,门前广场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同样一幕:入馆观众排成数百米甚至千余米长龙,馆内更是人流如织。9时开馆,不少观众8时许就开始排队。据馆方统计,平均每位观众的排队等候时间有1小时。入馆观众中,有相当部分还是“回头客”。

2月26日至28日连续3天,每天的下午4时30分闭馆后,仍见有络绎不绝的观众前往门票免费发放窗口。不少观众不约而同感叹:“新馆这俏,关门还这早啊?!”

其实,老馆也没闲着。开馆近26年来,老馆年均观众有27万余人次。今年元旦3天长假期间,老馆接待观众人数超5000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一倍。

超乎想象!

成年观众占62%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昨日总计37万人次的观众中,18岁以上的成年人总数达到22.94万人次,占比62%,大大超过未成年人的占比比例38%。

具体的年龄段观众分布是:18—45岁年龄段的观众达到14.8万人次,在所有占比中最高,为40%;46—65岁的观众占比18%;66岁以上占比4%。未成年人的比例是38%。

“以前老馆的入馆观众中,未成年人观众一般都占到了七成多。”武汉科技馆馆长马华说,虽然新馆的定位面向全体公众,不仅是未成年人,但新馆有这么多成年人来参观,还是多少有点超乎她的预料,甚至还有不少老年观众,每天清晨六七点就开始排队等候领取门票。

52岁的“老武汉”唐超,在汉央企工作,女儿今年24岁,昨日一家三口赶到新馆参观。唐超毕业于武汉大学历史系,很喜欢文博场馆,妻子和女儿也深受影响。

多次的新馆探访中,记者注意到一个高频现象:到科技馆参观的观众,很多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尤其是年轻的三口之家非常多,爸爸妈妈带着一个孩子,利用周末和节假日,在科技馆一逛就是一整天。”科技馆工作人员王锐利说。

而随着人流聚集,新馆周边的治安、交通等问题也开始凸显,这也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警戒与担忧。

外地游客占三成

新馆成了旅游目的地

另一个数据,也让馆方没有想到。新馆开馆43天来,来自外地的游客达到11.83万人次,占到了全部观众人数的32%。

据不完全统计,外省观众人数排列前5位的省份依次是河南、湖南、广东、江西和安徽,人数都在四五千人次以上。省内游客方面,宜昌、襄阳、荆州、黄石等地的游客较多,人数至少5000人次以上。外地游客集中参观的时间,主要是今年元旦和春节期间。因为是新馆还免费开放,不少外地观众来武汉游玩首站就选这里。

前日17时许,来自沈阳30岁的游客孟庆甄说,在新馆看了2个多小时,没想到有那么多观众。“跟热门旅游景点有一比”。记者随机采访了20余位外地游客发现,他们主要是通过媒体此前报道、各种网上旅游攻略等方式,获知武汉科技馆新馆,并作为旅游目的地自发前往。

不仅仅是科技馆新馆,周边的江汉关博物馆、宋庆龄旧居纪念馆、武汉美术馆、节水科技馆、少儿图书馆以及武汉科技馆老馆等场馆形成的文化场馆群人气飙升,观众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武汉市社科院研究员方耀强分析,武汉作为特大城市,四通八达的交通优势,基本形成武汉至城市圈城市1小时、周边省会城市2小时和北上广等城市5小时的交通圈,加上近些年武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大跨步,城市功能不断提档升级,客观上也增强了辐射影响力,吸引来更多的外地游客向武汉聚集,在武汉游玩。

武汉科技馆“满血复活” 背后是院士博导团队

随着“科普之舟”扬帆远航,武汉科技馆再度“满血复活”。从动议到建设,武汉科技馆背后是一支近百位规模的院士博导团队。

老馆虽然仍在发挥作用

六位院士认为已不能满足需求

位于汉口赵家条的武汉科技馆老馆,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1990年3月建成开馆。

“属于全国第一批建成开馆的科技馆,论建筑面积、展览规模等,还是当时全国知名的科技馆。”武汉科技馆副馆长张定礼说,当时国内还没有展品生产厂家,科技馆展品全部由本馆职工与其他科技馆人员共同制作完成。

2006年12月30日,老馆经改扩建重新开馆,主要是以科普展览、科技培训、青少年科技制作与实验等为主,后又增设4D动感影院和天象馆等。老馆开馆初期数年一直是观众如潮,后期有所回落但观众人数也基本均衡。特别是每年“六一”儿童节和寒暑假,都会引来一批又一批的中小学生观众。

但随着城市快速发展和人口的增加,因科普展览面积仅6400平方米、展品数量有限、内容吸引力相对不够等主要原因,按科技馆建设的国家标准,老馆已不能完全满足观众的需求。

2010年7月8日,杨叔子、李培根、李德仁、叶朝辉、赵梓森、邓秀新等6位在汉院士,提出《关于加快建设武汉科技馆新馆的建议》的联名信和报告。联名信中,院士们陈词真切:“发达国家称科技馆建设是‘有远见的投资’,纷纷把科普场馆建设作为提升国民科学素质的重要手段……我们呼吁政府加快科普场馆设施建设步伐,加强科技教育发展,努力提高市民的科学素质,使武汉早日由科教大市成为科技强市。”

两位科普大家担纲顶层设计

做足科普吸引力

走进武汉科技馆新馆大厅,标志性展项“天问之树”,借用屈原的《天问》,隐喻人类自古以来的求知精神。该“树”已纳入新馆全部展项及相关知识的2000多个“科学之问”,激发观众的兴趣。 

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名誉副理事长、清华大学博导徐善衍教授,和中国发明协会原副理事长张开逊教授两位科普界大家,受邀担任新馆顶层设计师,在新馆首创了“见物见人见精神见智慧”的“四见”建馆理念——即将展品背后关联的科学家、科学家所处的时代和科学发展脉络、科学的发现与人文精神、科学家的故事与科学的生活运用等连贯起来呈现给观众,让观众从中感受科学的乐趣,培养科学探究的兴趣。

“科技馆不是教科书,更不是读不懂的晦涩论文。科学的殿堂不应有门槛,尤其是人们对精神文化需求越来越旺盛的时代大背景下,更应该追求科普事业的卓越,将科普文化尽可能做到极致,否则就是对公众的不尊重。”张开逊说,在武汉科技馆新馆的科学知识布局和选择上,始终坚持做到了“重要、有趣和可以理解”原则,“新馆开馆后深受公众欢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张开逊提出结合武汉水资源丰富的特点建设水展厅的建议,还与中国首次太空授课专家组成员、《中国科学报》资深科普记者朱广清,共同撰写了水展厅“上墙”文字与多媒体脚本——从太阳辐射产生大气环流的科学发现,提示“长江之水天上来”的动力学原理,以及汉江怎样沟通了黄河与长江两大独立文明源头……

院士专家撰写展品说明

打开无门槛的殿堂

“多次来参观,感受到了武汉科技馆新馆所展示科学内容的‘高大上’、精尖端与严谨深奥,也通过各种互动、视频、图文、解说等,体验到科学的‘接地气’、通俗易懂、生动有趣……”这是新馆留给很多观众最深的印象。

新馆八大常设展厅和600余件展品,每一个展厅的顶层设计以及每一件展品的文字说明、视频设计、展陈形式、环境艺术设计等,都有各领域专家的出谋划策、指点把关,“每件展品少则十余次,多则数百次的反复研讨、修改和完善,从创意设计到最终制成成品,短的超过半年,长的达两三年之久。”新馆建设顾问郭仁有说。

中科院武汉分院高布锡、龚顺生,武汉大学生命科学院黄诗笺,华中科技大学光电信息学院吕文中,华中师范大学乔翠兰,武汉城市职业学院夏宇虹,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图书馆馆长徐世球,新馆建设顾问郭仁有、陈恕浓等专家及其团体,分别指导了八大主题展厅的建设。

数学展厅的核心专家——武汉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博导刘伟安教授,为严格把关,还请来了自己当年的博士生导师、知名数学家、原武汉大学校长齐民友教授,和自己的同事杜乃林教师等人,一字一句对数学展厅的38个展品共计2万余字的文字介绍初稿,进行严格指导、把关;李德仁、赵梓森、张景中等在汉院士,分别指导了信息、数学等展厅……


责编:申燕伟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