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游山玩水也能把公司搞好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2016-03-25 12:11:42 来源:广州日报

自从去年的“宝万之争”,王石就被推上风口浪尖,任何一句不经意的话都会引发大家的猜测。

作为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创业偶像,65岁的王石对事业的掌控力似乎岌岌可危。但站在高校的讲台上,他依旧气定神闲,自信满满。近日,他以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身份来穗推广赛艇,并参加“水美中国”论坛,活动期间,王石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不过,这位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企业掌舵者不再像往常那样妙语连珠,而是谨言慎行,两名助理在旁“盯”着他,生怕他说错话。

3月21日王石将现身中大演讲的消息传出后,学生们沸腾了。一些学生更是因为能到现场听王石的演讲而惊声尖叫。

不论是上午的赛艇对抗赛,还是下午在中山大学的演讲,王石只谈赛艇,不谈万科,并表示“不接受采访”。

谈房价太庸俗了

在上午的赛艇活动现场,几名记者准备将写好的纸条递给王石,还没近身,就被助理拦下。“今天只谈赛艇”。

下午3时许,一袭棕色格子衫的王石前后跟着4名随从,快步进入会场,门口的骚动惊动了教室里的学生,大家站了起来,相机的快门声此起彼伏。

“我先说一句,凡是问到万科资产重组的问题,我的回答是统一的:以万科董事会和万科公司的公告为准。”在回答提问之前,王石先做了开场白,引发全场哄笑。王石在讲台上依旧谈笑风生,似乎对当前万科的处境并不担忧。

现场观众一共获得了三次提问机会,如王石所愿,现场两个问题都与赛艇有关。但依然有一个问题涉及房地产:“请您简单说说房子和房价的事情吧!”

王石直接忽视了这个提问:“不要讨论房价这个问题,太庸俗。”

万科内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王石最近压力很大。有时一天要会见十几批人,熬夜到凌晨4时。赛艇是王石的“本行”,要不是推广赛艇,他不会出来露面,参加第二天的“水美中国”论坛也是因为王石曾任该协会会长,并且和现任会长钱晓华是多年老友。

演讲结束后,守候在门口的记者依然不死心。“王董,能不能说一下现在的房价,你觉得将来房价会涨还是跌?”十多名记者围着王石。王石停了下来,似乎准备说两句,但旁边的助理赶紧扯了下他的衣服,挡在身前。

坐在“火山口”的大佬

3月22日下午,王石应邀出席“水美中国”论坛。他的主题演讲原本定在下午4时35分,但下午3时,王石便已来到现场,端坐台下,听台上专家的演讲。工作人员说:“我们让他4点钟再到,他说一定要提前到,否则显得架子太大了。”

而 王石的装束也尽显时尚风,上身是一条黑色夹克,下身是一件黑色休闲裤。身边的助理说,在夫人的调教下,王石的穿衣品味应该说比以前有了很大提高。“以前有 人说过他穿衣太随便,太朴素,他一开始没太听进去,后来在公共场合露面多了,不得不注重穿衣服的问题。甭管别人说他‘老黄瓜刷绿漆’,总之跟以前比是好转 了不少,也算是爱情的滋润吧。”

“大佬”现身,整个会场的氛围也开始发生变化。记者们 的镜头瞬间从台上的嘉宾转移到坐在第一排的王石,镁光灯闪烁下,王石微笑着,一个姿势足足保持了两分钟。会场的工作人员和礼仪小姐也开始拿着相机对着王石 一阵猛拍。坐在台下的嘉宾也开始出现一阵骚动,有人越过座位,过来和王石握手寒暄。

王石走到哪里,镜头和人流就跟到哪里,数十支“长枪短炮”和黑压压的人头将王石团团围住,见这阵势,两名助理顿时紧张了起来,左右紧贴王石。“王总,万科什么时候结束停牌啊?”现场有记者忍不住问道。记者的话还没问完,身边的助理赶忙“挡驾”,拉着王石直奔5楼贵宾室。

3分钟的等待,电梯终于下来了,但一拥而上的人群已经将电梯挤满,身边的助手扯了下他的衣服,示意他稍等一下,坐旁边一台空电梯,但被王石拒绝了。“没事,就和大家一起挤一挤。”

在广州塔5楼的贵宾室,王石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与2013年的见面相比,王石的鱼尾纹明显多了,白头发也明显增多。王石的一位朋友说,曾有人建议过他去把头发全染黑,但被他拒绝了,王石说,自己不服老,也不怕老,自己52岁登上珠峰后发现,人生才刚刚开始。

在 电梯中,本报记者问王石,能否谈谈担任亚洲赛艇联合会(以下简称“亚赛联”)主席以来的改革,王石停顿了一下说:“赛艇和今天的水保护主题有关,应该可以 说吧?”身边的助理没作声,王石说,自己担任亚赛联主席以来,一直在改革,亚赛联主席,也是他目前最乐意提起的头衔。“很多人说赛艇是有钱人的游戏,其实 不是,赛艇不是游艇,现在中国已经具备了把赛艇向普通公众推广的条件。赛艇是最能体现团队协作的一项运动。”

游山玩水?那是本事!

争 强好胜,可以说是王石的天性。本报记者曾与王石先后4次在公共场合见面。2013年1月7日,王石从哈佛游学归来,以北大校友身份向几百位北大校友分享他 在哈佛游学的经历。在这次演讲中,王石说,自己人生的三座山峰是创立万科、两次登珠峰,以及哈佛游学。“登珠峰难,但没有我想象的难。哈佛学习也难,比我 想象的还要难。”

王石说,也曾想到过要放弃,却因为国内有人取笑他“是不是在读老年班 或者汉语班”,反而激起了他坚持下去的勇气。因为对英语一窍不通,在哈佛的前3个月,他几乎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花钱请了一位翻译帮忙做笔记,4个月后, 大概能听懂七成。为了学英语,王石强迫自己每天跟这群比自己女儿还要小的孩子混在一起。最有压力的要数每周一次的考试,每次60分钟,周围的同学答题30 分钟后陆续交卷,60分钟后,整个教室变得空荡荡,只剩下王石和一位等待收考卷的老师。去银行办信用卡,因为没经验,足足跑了五次银行,花了一个月才办成,还被列入黑名单。

这 次讲座后,王石回应了关于外界说他“游山玩水、不务正业”的批评。王石说,万科有一套现代企业制度和团队在运作,自己有信心“游手好闲”,最终结果也证 明,万科并没有垮掉,对于万科年销售额超过2000亿元他很有信心。“疏于管理或者疏于变革,它却成长很好,增长很好,一年比一年好,我用这点精力就能搞 好,这是水平。你就说我游山玩水好了,你呕心沥血,心脏病发作,心血管三个搭桥支架,企业做得不怎么样。那你说我天天游山玩水,企业做得很好。谁本事 大?”

记者随后问王石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你已经成了万科的代言人,而万科其他人的声音通常很微弱,有人说你是万科的‘太上皇’,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王石用了一个比喻:“我对万科有感情,但它是我的一个作品,而不是我的儿子。”

王石说,万科需要一个团队接力去打造,而不是仅凭一个人的力量:“1999年和2000年,我和柳传志分别辞职,由郁亮和杨元庆接任。当联想遇到危机时,柳传志重新出山,力挽狂澜,如果你问我万科遇到类似情况,我会不会出山。我告诉你,不会。”王石最后表示,万科几年前就已经在加快团队的新老交替,把总裁郁亮推到台前。“他做了很多工作,很多事情都靠他,不要老提我,这是水到渠成的事。”

当记者问王石“当意见领袖的滋味如何”,王石否认:“我哪里算意见领袖,意见领袖应该是知识分子,没有利益牵绊,二是出于公共利益,第三是有独到的见解和影响力,在学术上有一定修为,我是企业家,我代表的是万科,任何时候大家提到王石,就会联想到万科,这本身就有利益冲突。我顶多算个公众人物。”


责编:申燕伟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