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囊房”藏身利北社区 居民投诉无人管

\


       武汉晨报(记者 尹勤兵)

  几十个“胶囊房”,藏身硚口区利北社区,一居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却被硚口区房屋安全鉴定站回复称“胶囊房”没有危害房屋安全。昨天,该居民质疑“胶囊房”存在“增加隔断”、掘地下挖等违规行为,工作人员回告时还反问她:“你说有什么危害呢?”投诉人很疑惑,“真让人想不通,明明对‘胶囊房’有法可依,却偏偏不去管?”

 鉴定站:利北“胶囊房”没危害

  “不存在(房屋)安全隐患,就不能走下一步程序,”硚口区房屋安全鉴定站一刘姓工作人员表示,涉及胶囊房的执法处理,顶多只能罚款,并不能拆除。

  依据《条例》第十五条第八款,对“胶囊房”的定义,应该还是“将住房原设计的房间分隔后出租,危害房屋安全”。刘姓工作人员强调,利北社区的“胶囊房”,虽有分割现象,且对外经营面积也小,符合“胶囊房”的特点,但因没有危害房屋安全,所以无法进行处罚。

  刘姓工作人员表示,该处“胶囊房”只是“增加了隔断”,不存在拆除。因此不影响房屋结构主体安全,不存在安全隐患。

  至于消防、用电之类的涉及日常安全管理,刘认为,应该由公安消防部门负责。其经营旅社的性质,应当由辖区警方负责,从特种行业管理角度入手。该负责人建议居民找社区反映情况,或者向消防部门投诉。

 “胶囊房”藏身利北社区

  “我们小区居民楼下,被人修建了几十个‘胶囊房’,对外出租营业,时间长达大半年,竟然没人管……”居民张女士称,她家住利北一村。小区内的23门、24门一楼,自去年夏天开始就被人租下,开始施工。建好后,不时有租户住进来。这些人不少都是孕妇,看起来很神秘。尤其让她担心的是,原本仅一层的裙楼,也被掘地向下要空间,建了内复式两层结构。

  “这些胶囊房,面积不过五六平米,还有卫生间,有的还在生火做饭,”张女士表示,她曾经进去看过,这些小房间通道狭窄,一旦发生火灾,极难逃生。屋主既未挂牌,也无任何出租手续,为扩充面积,屋主改建时,将一楼的楼道天井也部分圈占了。

  “求子部落”是“胶囊房”长租主力

  昨天,记者实地查看,发现这些胶囊房卫生间、宽带网络一应俱全,从走道内张贴的“本店电话XXX,贵重物品,妥善保管,如有丢失,概不负责”来看,与普通旅店无异。

  在此居住的大部分都是到同济医院、协和医院求医的“求子部落”。

  一对30多岁的荆州夫妻称,来这里租住的大部分都是外地来做试管婴儿的患者。依据房间面积大小不同,每日价格从30元~60元不等。相对附近酒店来说,这里划算得多。“33间胶囊房,已住满30间。可以长住,也可以按天计算。”

  采访中,老板夏某表示,她总共改建了21个“小户型”。除1/3是自购房屋改建以外,其余是向硚口区房管二所租赁的。起初,她对记者称是旅店,有正规手续。但后又改口称与旅店有区别,自己是长租房。并声称她也想办证,但相关部门一直以“面积不够”为由,不予发证。

  居民投诉

  社区:“胶囊房”成公害

  与房管部门的看法不同,利北社区鲁主任表示,在狭窄的空间里,有人用燃气、炉子生活做饭,很不安全。这些人员出入流动频繁,侵占了小区居民们有限活动空间,无法纳入正常监管之列,“开建之初,我们就曾向有关部门反映,但仍未能阻止胶囊房的运营”。

  鲁主任表示,由于地处闹市区,加上毗邻大商圈和大医院。“胶囊房”很火,已成为社区公害,并呈现蔓延趋势。在利北社区还不算严重,周边几个社区才是重灾区。对此,社区因无执法权,也爱莫能助。

 武汉立法整治“胶囊房”

  今年1月1日,《武汉市房屋安全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条例中禁止实施的危害房屋安全行为新增“将住房原设计的房间分隔后出租”条款,这意味着建“胶囊房”属违法行为,并明确胶囊房的管理权限,由房屋主管部门负责。

  《条例》将“胶囊房”列为危害房屋安全行为,明确规定,违反规定的将由区房屋主管部门责令其采取改正措施,排除危害,并可处以1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以5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

  记者探访

  “胶囊房”隐患多。记者尹勤兵 摄

 各方说法

  制图 洪菊华

  投诉人:“神回复”太雷人,结果不满意

  张女士说,她曾于上周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后投诉被转至硚口区房管部门处理。让她意外的是,13日,硚口区房屋安全鉴定站明确向她回复,胶囊房并不存在安全隐患。回告过程中,对方始终未说明对胶囊房的具体整改意见,还反问她:“你说有什么危害呢?”张女士很疑惑,“真让人想不通,明明对‘胶囊房’有法可依,却偏偏不去管?”

  昨天,在硚口区政府服务平台热线回访张女士,对投诉处理结果是否满意时,张女士明确表示“不满意”。她认为,“胶囊房”没有安全隐患的说法,是“神回复”,实在太过雷人。

  “建‘胶囊房’改变了原有结构,不可避免会影响到房屋的主体结构;尤其是利北社区内的部分胶囊房,还存在掘地要面积的改建行为,”张女士说,对“胶囊房”视而不见视而不管,往小说是对法律法规的误读,往大说是典型的不作为。

  “如果照硚口区房屋鉴定站的理解和解释《条例》,胶囊房又将陷入无人监管的尴尬局面。”张女士称,将原本的居民楼分割出租,已事实改变了其规划用途,又存在掘地下挖的情况,这都符合《条例》禁止的行为:“未经过原设计单位或具有相应资质等级的设计单位提出设计方案;且未经施工图设计审查机构审查同意,擅自变动建筑主体和承重结构;降低房屋地面地坪标高”。

责任编辑:李姌

上一篇:2月武汉房价同比涨9.2% 涨幅跌破两位数

下一篇:地铁自动售票机旁 出现零钱“拾漏族”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热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娱乐看点